第156章 凌雷(1 / 2)

凌雷心里一阵感动,跟着又一阵难受,这些人也只是练了几天武技,在这群修行界高手面前,直如蝼蚊一般。虽然明显看出众人神情上的害怕,但却并不退缩。

叶菊兰平时在百拙派眼睛几乎就是长在头顶上,根本看不起这些普通人,也从不与这些人招呼,而此时看着这几人,眼里难得透露出柔和,也闪动着其它莫名的光芒。

凌雷立住身形,刚想再说什么,突然天空极速暗了下来,几人脸色一变,紧接着一道道极为耀眼的白光崩射出来,耀眼的光球远不只一个,仿佛千千万万附着在防御阵上,凌雷急忙双手捂住了振儿的眼睛,而那几个趟子身则痛苦的弯下腰去,就算他们闭上眼睛,再用手捂住,可依然感觉耀眼之极的光芒涌入眼中,痛苦之极。

伴随着白光,一道轻雷如爆豆一般密集响起,并且越来越响,震的几名趟子手眼里、鼻子里均已经流出血来,密集的轻雷如琴弦一般越来越高亢,越来越短促,凌雷紧紧抱着振儿,努力打出一个防御结,勉强护住自己二人。

叶菊兰修为要比他高许多,也打出一个隔音的防御结,将凌紫云护在其中,同时尽可能的将几名趟子手也尽可能的罩了进来,空中如天崩地裂一般,几人苦苦支撑。

凌雷脸色非常难看,带着振儿努力向屋里挪,因为他挂念着凌驼明,怕父亲支撑不住,但还没挪几步,天空中的轻雷慢慢轻了下去,众人抬头看去,防御大阵外围好象罩了一层银衣,正迟疑,突然一声劈天盖地的巨响,同时一股莫大的气浪直扫过来。

凌雷、叶菊兰如狂涛巨浪中的小舟,风雨飘摇,几名趟子手直接昏了过去,振儿虽然有凌雷护着,却依然感觉心里恶心异常,难受之极。

气浪似乎只有一股,但威力极大,百拙派的房舍倒了一大片,而林一笑布置的防御大阵虽然强大,但凌骆明受伤使其缺少了主阵人,所以最厉害的几种杀阵手段根本无法施展,坚持了一段时间,终于还是被对方破去。

叶菊兰此时已经无法顾及别人,拼命施法护住震儿与凌紫云,风浪过后,八道身影有如鬼魅般从面前显现出来。八人面色均很难看,其中有二个更是衣裳不整,叶菊兰的瞳孔迅速的缩紧,因为此时丈夫凌雷不知怎么已经被一青袍老者劈胸抓在手里。

百拙派众人均不知凌雷是何时落到对方手里的,想来是阵法一破,对方立即出手,凌雷居然毫无反抗之力,即失手被擒。

青袍人看样子恼怒之极,一只手抓着凌雷,目光却冷冷的看着叶菊兰等人,叶菊兰两只手紧紧按住儿子与女儿,防止他们冲动,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与对面八人。

凌雷虽然被擒,但表情却很冷静,两人目光相对,多年的夫妻使叶菊兰明白丈夫眼里传递过来的,是要自己冷静。

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比较平静,但叶菊兰心里却是冰凉的,林一非等人到现在还没回来,显然不是出了什么意外,就是被对方给设计拌住了,而自己一家人已经到了别人案板之上,即便林一非等人赶回来,估计九成九是要给自己一家人收尸了。

青衫人冰冷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下,看样子眼里流露出一些失望,似乎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,收回目光,看着被抓在手中的凌雷,脸上流露出一丝狞笑,目中寒意更甚。

凌雷心里暗叹一声,看样子对方要对自己下毒手了,心中难受,目光装作无意间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与女儿,最后目光在叶菊兰身上略一停顿,就快速移开了。

夫妻二人目光短暂相对,叶菊兰心中一颤,丈夫生死当前,眼里传过来的却是温柔与歉意,对自己的生死却似并不挂心。

看着丈夫的眼神,叶菊兰觉的心中一恸,虽然尽量保持表情的平静,但身躯却微微有些颤抖,目前的境遇,自己不动其实是在等死,如果自己冲上去,恐怕只有死的更快。凌风站在另外一侧,表情也沉重之极,虽然凌雷落到对方手里,却也不敢乱动。

青袍人眼里的寒意越来越浓,左手抓住凌雷向身前一带,右手却银光闪烁,显然就要动手,这时,站在青袍人后面左手边有一绿袍人眉头轻皱了一下,温声喝道:

“老七!”

青袍人神情一顿,但目中杀气却不曾稍减,冷冷盯着凌雷,脸色极为阴沉。

“到底是谁伤了大自在公子?”

百拙派众人顿时明白过来,这些人居然是传说中的云中八子,大自在的是师父,而前些天大自在就是伤在林一笑等人手中。

叶菊兰脸色更加发白,目光落在丈夫脸上,欲言又止,云中八子的护犊修行界可是出了名的。

凌雷目光再次快速扫过妻子,眼中流露出坚决的神情,虽然被青袍人抓在手里,但仍努力挺了挺胸,神色显的很是平静。

“你要杀就赶紧动手吧,我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叶菊兰大急,明白丈夫倔劲又上来了,按她的意思,把林一非等人说出来,又能怎样?反正迟早是瞒不过对方,就算你凌雷抵死不说,百拙派还有不少人,以对方之不择手段,定然能问出来,即便退一万步,在百拙派问不出来,可对方到蓝箭门,一样能打听出来。